1 min read

我把青春献给你:排版 (2) - My story of Typesetting

原文链接: steemit, cnsteem, busy, chainbb, steemdb, steemd, busy, markdown

5

如果上一篇帖子让你以为我在为 LaTeX 做广告,呵呵,那你就上当了。为啥?

因为我早就抛弃 LaTeX 了。

几年前,把用 LaTeX 排版排得漂漂亮亮的博士论文提交的那一刻,我咬牙切齿地想:老子终于可以跟 LaTeX 这个怪物永别了。

想不起来第一次是从哪里知道 LaTeX 的。好像是从 Linux 的学习里,得知 LaTeX 是科研圈常用的写作工具。作为一个混科研圈的工具控,我居然没听说过?而且身边全是搞科研的,居然没人用过?怪哉怪哉。

于是,我就去问见多识广的朋友:“你用过 LaTeX 吗?”

朋友正穿着白大褂,在中科院化学所的有机实验室忙活,一听我的问题,痛痛快快地回答:

latex 啊?用过用过,我们经常从美国买。你要做什么?要多少克?

我愣了,赶紧说:

不急不急。你先忙,我需要的时候找你买。

图解:化学上的 latex 是一种微粒聚合物混合的乳剂,可以从树液里提取,详见维基百科 。Image Credit: wikimedia

这就是我初学 LaTeX 时的生态。圈里没人懂,身边没人带,全凭好奇和兴趣。作为一个寻常百姓,学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当时虽然已经奔三的年岁,但血气犹存;还没当爹,手头还有一点闲置光阴。于是,磕磕碰碰,我终于用 LaTeX 把工作总结做了个 beamer 幻灯片,准备在单位作报告时用。花了这么多时间,如果不好用,那还学个啥劲呢?所以,要不要继续学,在此一举。

就在这关键时刻,单位领导一句话,把我仅有的热情抛进了万丈深渊。领导说:

工作总结的 ppt 你不是说你做完了?发给我来修改。

6

LaTeX 在我这里真正派上用武之地,是来德国读博士的时候。

刚到这个研究组,我就大吃一惊:组里清一色的 Linux 操作系统,大家拿 LaTeX 写各种文档,用 R 语言处理数据。

Linux,LaTeX,R,这是耗尽我青春尾巴的三大怪物。此外还有个 vim,但是跟这仨货比起来,属于小巫见大巫。

Linux 和 R 的血泪史按下不表,今天只说 LaTeX。

当时我无奈地想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就跟着这帮 X-men 一起混吧。

很快,我又大吃一惊:在这个变种人小组里,牵头的老板,居然是个正常人,用的是 Windows 系统,Word 写文档,Excel 处理数据。话说一个正常老板跟一群变种人下属之间是怎么交流的?

没过多久,我就找到了答案:老板从来不直接修改文字。他总是把意见用批注添加到 X-men 发来的 pdf 上,让 X-men 自己去改。

于是,在同事的诱骗和老板的纵容下,我踏上了 LaTeX 的邪路。

图解:Latex 材质的手套,要不要来一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