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min read

春雷路的尽头,载不动许多愁 - "华语好声音"

原文链接: steemit, cnsteem, chainbb, busy, markdown

点击播放键,或点击这里


歌里的成都和玉林路,未曾去过;我们的家乡是鹤壁小城,我们一起走过的是春雷路。

来不及同你商量,我擅自改了歌词;那样听起来,便像是我们自己的故事。

到了深秋,成都的垂柳难道不会枯黄么?我不知道。然而,我们的那段记忆,在多年之后,却嫩绿依旧,即使我们的小城已经黯淡无光。

鹤壁的街道,处处向世人展示着这座小城的年轻:只有新建的城市,街道才会如此横平竖直,春雷路就是如此。

那些年的春雷路,路边分布着我们读过的初中和高中。初中的门口,有家小卖铺,卖一种名叫“爱是”的泡泡糖。你打开一粒,取出里面藏着的漫画,展开,夹在书页里,压平,握着钢笔,把纸片上的英文,一笔一笔抄在我的本子上。

高中的附近,有家音像店,玻璃橱窗里,摆着标有“原装正版”的磁带。你把钱塞到我手心,百般叮咛:“张信哲新出的《挚爱》,一定要正版的哦。”可是我买回来的,仍然是盗版。

那个秋天,我们沿着春雷路,慢慢向北走。那时的你我尚年幼,谁都不敢牵牵手。九月的秋风吹过,只有路边梧桐的落叶,亲吻了你的额头。

春雷路的最北面,是家小面馆。我摸摸口袋,什么都没有,于是我们转了个弯,往回走。走过初中的小卖铺,走过高中的音像店,就这样往南走。

走啊走。春雷路向南,没有尽头。

Image credit: pxhere.com

成都

词曲:赵雷(大鹏略作改动)

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

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

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

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挣扎的自由

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

深秋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

在那座黯淡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

鹤壁 带不走的 只有你

和我在鹤壁的街头走一走

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

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

走到春雷路的尽头 坐在(走过)小面馆的门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