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min read

风景(录音) - 谷哥点名#6

原文链接: steemit, cnsteem, chainbb, busy, markdown

(1)

多年前,高晓松曾经写过一首歌,名叫《风景》,收在2000年发行的 “FUN!1” 专辑。这首歌和这张专辑鲜为人知,然而无论词曲,均属校园民谣的上乘之作。歌中唱到:

窗外的风吹窗里的铃

窗里的人是窗外风景

原谅我年少的诗与风情

原谅我语无伦次的叮咛

这段词显然是脱胎于卞之琳的《断章》:

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

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
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

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

《风景》的演唱者艺名叫景枫,原名廖金鹤,小名赫赫,嗓音酷似张信哲,以至于一些盗版商会把这首歌误归到张信哲的精选集里。廖金鹤的音乐生涯坎坷曲折,了解一下不得不感慨,圈子实在不好混,这么好听的声音却多年不见踪影,连搜都搜不到,让人扼腕叹息。想起曾经过往的人和事,何尝不是如此呢?

2017年8月,摄于摩纳哥

(2)

斜的雨斜落在玻璃窗

黄的叶枯黄在窗台上

背着雨伞的少年郎

他穿过一帘雨投来目光

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,我们班新转来一个男孩,名叫丹。丹自小在新疆长大,不知何故,突然举家搬到河南这个小城。老师上课用的多半是河南方言,丹听得似懂非懂。丹说着一口新疆口音的普通话,而小朋友们之间不仅说河南方言,而且早就拉帮结伙,有了小圈子。课间课后,丹都是孤零零一个人,躲在教室或操场的一角,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因为家住得近,丹跟我放学顺路,一来二去熟识起来。放学后,丹经常来我家玩,不愿意回自己家。问起家事,讳莫如深,不愿多谈。有一次,他说起他有个姐姐,爸爸对姐姐好,对丹不好,说着说着竟然痛哭不止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听他谈起过家事。

小学毕业后,我们虽在同一所中学,但不在同班,渐渐疏远了。跟以前一样,他仍然常常一个人,孤零零地走在校园里,风景依旧。

上大学后,第一个寒假回家过年,老同学聚会,有人跟我说:你知道吗?丹出事了。

我问:什么事?

老同学说:他可能死了。

十八九岁的我大惊,追问。老同学说,丹考上北京的一所知名大学,自己在外面租了个房。有一次回家,没有回去,人失踪了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老同学说,他也是辗转听来的。他跟丹不熟。

我也是。

(3)

路过的人都向他张望

他却将一支口琴吹响

再见吧那旋律依稀在唱

再见时已不是旧模样

我们初中班的劳动委员,名叫兵。兵为人憨憨厚厚,总是扛着大竹扫把,大扫除时干活儿最勤快,却从不计较活儿重,脸上挂着淳朴的笑容。每次看到兵,总让人感觉那是一道温暖的风景。

前两年,老同学聚会,我偶尔问起兵的下落。老同学沉默良久,说:兵在几年前去世了。

事情很蹊跷。当时是晚上八九点钟,天刚黑,兵和一个亲戚步行回家,正走在马路边人行道上,突然闯过来一辆车,冲上了人行道,当场把人撞倒。肇事车扬长而去,亲戚惊惧之中没有看清车牌,兵却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
多年过去,回忆起兵,却一点故事都想不起来,只有他那温暖的笑容。

(4)

这些年来,我走南闯北,算是经历了千山万水,见过的风光可谓五颜六色。

然而,唯有那些路过的人,仿佛一张张黑白照片,定格在记忆里斑驳的墙上,那才是最让人难忘的风景。

而那些人,在转身之间,从此再也不见。

以后春花开了秋月清

冬阳落了夏虫鸣

谁来唱歌谁来听

谁喊了青春谁来应

Tags: #cn-contest #cn-reader #blog #mus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