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min read

@女娲 (小小说) - 月旦评

原文链接: steemit, cnsteem, busy, chainbb, steemdb, steemd, busy, markdown

(1)

醒来的时候,妻不在枕边。

迷迷糊糊地,我知道,她像往常一样出去散步了。最近几年,她每天早起,从山腰爬到山顶,刚好迎接阿尔卑斯山的第一缕阳光。据说,那里求神许愿很灵验。

(阿尔卑斯山的第一缕阳光。摄于 2020 年 9 月 14 日。)

我揉揉眼睛,漫不经心地伸手,拿起床头的 iMatrix,上面乳白色的苹果标志发出幽幽的光,提示着新信息。这是 Apple 公司为取代 iPad 而在 2019 年推出的产品,都用了一年多了,速度还挺快。

这么早,会是什么信息呢?

轻触一下,显示屏亮了,跳出熟悉的蓝色蒸汽 Logo,和一张楚楚动人的脸。是 @西施。一起跳出的是一行小字:

速看 #cn-31,速回复。

cn-31 是 steemit.com 社交网站华语区的一个子分区,里面发布的文章要求满足“三个一”,由此得名。

我点开小字里的链接,跳到 #cn-31,立刻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奇怪,今天怎么连一篇投稿都没有呢?

(2)

三年前,为了方便新人熟悉 steemit 的发文流程,我创建了 cn-31 标签。自从交接给精力充沛的 @tvb 打理,投稿日渐增多,尤其是硬叉 42 以后,steem 迅猛发展,用户爆炸级增长,“三个一”的要求也从最初的“一诗一图一心声’改为了”一件原创 3D 打印作品+一套原创 VR 虚拟场景+一首诗“——科技在进步,一切都变了,唯有”原创“和”诗“是永恒的。

即便如此,每天的投稿仍然超过了十万篇。

我写了个小机器人程序,自动识别其中的优秀作品并点赞。当然,无聊的时候我经常手动点一点。反正已经财务自由了,闲着也是闲着。

但是,今天,怎么连一篇投稿都没有呢?三年来从未如此呀。

我从床头柜里摸出 VR 眼镜戴上,点了一下 @西施 的 id。两年前 steem 升级,允许 id 使用各国文字,@西施 来得早,抢到了个好名字。

DiscordVR 版打开了,我眼前端坐一位美貌女子,身着一袭白衣古装,正在沏茶,淡淡茶香扑鼻而来。@西施 刚好在线。

我顾不上寒暄,开门见山地问:出什么事了?

@西施 默不作声,给我捧来一杯茶,淡淡地说:@女娲 出事了。

我大惊:她怎么了?

@西施 思忖良久,缓缓地说:你知道,@女娲 人在德国。今天凌晨,德国”限制人工智能“法令生效,不允许 AI 机器人参与到区块链的任何活动了。而 @女娲……她其实是个 AI 机器人……

当!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手里的茶杯摔在了地上。滚烫的茶水泼了我一脚。幸好我的 VR 眼镜版本没升级,我没感到烫脚。

你冷静一下…… @西施 柔声说。

我脑子有点乱。 @女娲 是 AI 机器人?

(3)

这两年来,@女娲 几乎参加了每期的”三个一“活动,经常被我的机器人识别为优质原创文章。她的文字别有生趣,百读不厌。一来二去就熟悉了,大家很谈得来。

有一次参加活动,我制作了一个 VR 虚拟场景,那是一个宏伟的庙宇,神座上是 3D 打印出来的一尊女神,墙上用毛笔题有一首诗:

凤鸾宝帐景非常,尽是泥金巧样妆。

曲曲远山飞翠色,翩翩舞袖映霞裳。

梨花带雨争娇艳,芍药笼烟骋媚妆。

但得妖娆能举动,取回长乐侍君王。

我把这件作品送给了 @女娲。她阅毕大笑不止,一语道破:这不是《封神演义》里纣王调戏女娲娘娘的诗吗?

我说:假的假的。纣王那个年代,既没有毛笔,也没有七律。我的意思是,你??文字美,希望常伴”三个一“啦!

(4)

恍惚之间,我猛地回到了现实里,发现 @西施 正看着我,表情复杂。

我回过神来:这跟今天没投稿有什么关系?

其实我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,但是我不愿意去相信那个可怕的猜测。

一字一句地,@西施 终于说出了那个我无法接受的真相:

这些年参加”三个一“活动的那些作者,全是 @女娲 造出来的 AI 机器人。@tvb 就是机器人里的第……

(5)

苏醒的时候,我发觉我仍然躺着床上。摘下VR 眼镜,我看到 iMatrix 躺在地上,显示屏已经摔裂。更新了这么多代,苹果依然不经摔。环顾四周,房间里很安静,窗帘微微发亮,早晨的太阳出来了。

管他什么机器人不机器人呢。@女娲 的真人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呢。上古时代的”刘美女“,不是后来也承认自己是男的吗?反正老子通过 steem 实现财务自由了,只要这是事实,管他虚拟不虚拟呢。

我定了定神,起身走到厨房,冲了一杯咖啡。在雪山的反射下,奥地利的晨光略微刺眼。窗外鸟儿叽叽喳喳,我从未感到生活如此美好。

门“砰”地开了。妻走了进来。

散步回来啦?今天的日出怎么样…….你怎么了,亲爱的?

我这才发现,妻长发散落,眼神空洞,眼角有泪花。

我扶她坐下。妻偎依在我肩头,我感到她在发抖。

怎么了,亲爱的?

——我路过路边的咖啡馆,听说奥地利要取缔人工智能机器人了……

这不稀奇。德国已经禁止 AI 机器人涉足区块链了。奥地利老是跟着德国走。你不会就是 @女娲吧?啊哈哈哈……

——不…..亲爱的…..不……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:结婚十来年了, 你知道为什么你我这么情投意合心有灵犀吗?

因为天设地造的?

——不……亲爱的……你……其实是我…….订做的……机器人……

(片尾曲:哈利路亚)